您目前的位置 : 首页 >> 烧饼助手 >> 正文

自在书中情满楼

日期:2020-11-13(原创文章,禁止转载)

自在书中情满楼

我在诗的故里徜徉,赏遍这窗外的鸟语花香。我在词的深海里回望,读遍那历史的千古回廊。月下,手捧一纸荒凉,静殇。静淌,时间就如一抹灯油,静淌。奈何故事里的短短长长总是让我神来神往。我宁愿陷在了书的海洋,陷在她的梦里,就好像席慕容说的一样,“我只是一个戏子,读着别人的故事,流着自己的眼泪”,终究以我方式,告白这故事里的今昔过往。

捱不过风月里情楼,避不了桃园岸头。她总是,提笔不为风雅,而我静坐竹后却不能自拔。岁月的匆匆波澜,竟也抵不过书里的情愫纷繁。我轻叹,轻声叹,才知我若是游子,她便是人间。

白落梅说:“人生如棋局,因为落子无悔,所以步步惊心。”多么贴切的比喻,多么自然的抒情。好一个落子无悔,简单的四个字圈住了凡夫俗子辛勤的一生。是啊,落子无悔。有时候,真的不知道是我在读书,还是书在读我,冷不丁的就被书搞的覆水难收抑或遍体鳞伤了。

“人生如戏,你的一生中,若要精彩,总得靠自己去碰几个配戏的好演员”(选自《谁的青春不迷茫》),刘同说。流牙也说过:“人生如戏,全靠演技。”(选自《七界第一仙》)要怎么解释,反正我是在表演。说是在书的面前表演也不夸张,因为有时我爱她,她不爱我,或是她爱我,而我不爱她了。只是有些书读掉了一半,若是不将就着读完下下卷,总觉得别别扭扭的,好不自在。于是我开始了表演,褪下了善意的伪装,我的脸也不枯黄,我在梦的尽头读着她的过去和未来,依旧回殇。几米说:“面具,并不可怕,那只是伪装、保护自己的道具。怕是,戴得太久,面具摘下时,才发现自己的脸;已经和面具一模一样了。”我的心开始发胀,脸也一样,开始发胀。我累了,何必要强迫自己继续伪装,辗转在昨天的故事里,读着过不去的过去。若是无爱,分开便好。于是我摘下了行走在书中的面具,露出了表象,一个真的我,重新在爱的怀抱里阅读与成长。就像电脑的重启一样,轻装上阵,不允太多惆怅。

“年轻的时候以为不读书不足以了解人生,直到后来才发现如果不了解人生,是读不懂书的。读书的意义大概就是用生活所感去读书,用读书所得去生活吧。”

——杨绛

暮云千重,早已分不清栖身于哪一重云烟。待我重拾旧忆,沿着文字的荷塘,静静地唱,静静地嗅着芬芳。张潮在《幽梦影》中说“少年读书如隙中窥月,中年读书如庭中望月,老年读书如台上玩月,皆以阅历之浅深为所得之浅深耳。”可见,读书本就是成长的一部分。有人说:“少不读《红楼》,老不读《三国》”,此言差矣。吾以为《红楼》也好,《三国》也罢,都是在打感情牌。读书要是被动,自然让书给蛊惑了;若是主动,即使被书中的描摹所感染,也不会茫然失聪。所谓读书,并非多多益善就是好,但是涉猎的面积广些,还是有益处的。

相约一本好书,如饥饿万分之际清粥细品,越品越饥。好似就不是在读书,而是在吃饭,而是在听歌,有时候书中的美胜过现实中的万千风景,只可意会不可言传。

若我还爱她,她也爱我。那么彼此可以相敬如宾地走下去。我的不足之处,可以以她为镜,正我衣冠。透过她,让我看看背后那个有思想的作者。若她也白璧微瑕,当然我也不会吝啬,定要仔细辨别、仔细斟酌的。故事里的还是她,故事外的还是我,故事很长,需她慢讲。故事很短,因为这一生,不知除了此段年华可以静品诗书,还是还能重拾故卷。

说书人和扇,抚尺一声。“书外人生人外楼啊,少年不读莫白天吖!”

江西治疗癫痫病医院哪个好
渭南癫痫病医院在哪
昭通市哪里能看癫痫

友情链接:

惊心悲魄网 | 豫章公主 | 哪种卸妆水好用 | 惠山泥人作文 | 珉豪宋茜广告 | 巧克力排名 | 北京体检替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