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目前的位置 : 首页 >> 巧克力排名 >> 正文

【江南小说】请安静的忘记我

日期:2022-4-23(原创文章,禁止转载)

一、

十二月的空气里到处弥漫着浪漫温馨的味道,刚刚下过雪的街道在路灯的熏陶下,有着一种让人心动的费洛蒙,文澜一个人走在前面左看看右望望,商店此时都装潢的一片红火,为了迎接圣诞,大家脸上都洋溢着笑容,文澜不时回头喊一声不响跟在后面的西装男:“辛墨,快过来,你说如果格言回来,我穿上这个去接他好不好?”

辛墨还没有顾得上仔细看,没来得及搭腔,文澜早就放下一件又拿起一件说:“辛墨,你说这件怎么样啊?”文澜看的衣服眼花缭乱,左手一件,右手一件,不知道该如何选择,把求助的眼光投向辛墨。

辛墨接过文澜手上的衣服看了一眼微微一笑说道:“如果文澜喜欢,那就都买下吧。”说完拿着衣服就径直走向了结账台。

文澜有些慌张地赶紧过去阻拦对导购小姐说:“对不起,小姐,这两件我都不喜欢,我们不要了。”说完就拉着辛墨向外走。

辛墨平淡的眼波里有些愠怒问道:“文澜,我不能为你买件东西吗?你总是这么拒我千里之外。”

文澜有些唏嘘地左手掩映着嘴巴,然后顺着脸部捋了捋额前的刘海,轻轻把手放下说:“辛墨,你知道,我还要等格言回来,我不能对不起他。”说完冲着辛墨微微一笑,笑容里有无奈也有落寞。

辛墨疏了一口气很明显地是在压抑自己的情绪,他害怕自己会冲动想要强吻眼前这个娇小的女孩子,把情绪调节好说:“可是格言去英国都三年了,三年了,他要回来找你早回来了。文澜,你懂不懂啊?”语气里依然留有那么大的火药味道。

在万家灯火的街头,突然文澜大大的眼睛里开始灰暗,紧接着豆大的泪珠猝不及防地滴落,辛墨慌了神地赶紧擦拭,整个心里再也不忍责怪半句,还轻声安慰道:“文澜,对不起,是的,格言会回来,一定会回来,有你这么等着他,他敢不回来,老天都不会原谅他。”语气里有着无限的沮丧和心疼。

此时的文澜突然没有了逛街的心情,只想一个人静静地,静静地想念心里那个人的模样。文澜想一个人走走,辛墨没有办法,只是把衣服给文澜披上说:“文澜,不要一个人待太久,天冷容易着凉。有事记得给我打电话。”文澜一个劲地点头,说不出一个字来,看着辛墨一步三回头地走远。

二、

七年前,当时文澜抱着一摞书本,鞋带开了,正好遇见格言,文澜走过去明媚地对格言笑靥如花说道:“同学,帮我系鞋带。”格言温暖地蹲下身子,在蓝色的鞋带上左系右穿,不一时两只蓝色的蝴蝶结便在文澜的白色运动鞋上展翅欲飞。格言站起身来轻柔地帮文澜把吹乱的头发拨弄了一下,那动作就像投球的弧线,激在文澜青春的岁月里,晴朗的阳光在树叶的缝隙里斑驳的投影,格言的面目是那样俊朗洒落,文澜抿住嘴唇眼睛里狡黠的光芒闪烁说道:“同学,我累了,你顺便把书给我抱回宿舍吧。”

就是这样一个开始,和所有的校园爱情一样,校园小路中央的邂逅,织好了爱情毛衣的围脖,两个人在四年的大学生里,一针一线搭建着自己爱情的城堡。郎才女貌的结合,在校园里行走一度羡煞了数千只眼眸,文澜总是问格言“我们可以在一起多久啊?”格言总是拍拍文澜的小脑袋说道:“傻丫头,想什么呢?我们会在一起,直到世界末日。”格言还告诉文澜说“毕业典礼的时候就是我们的婚礼,一手毕业证,一手结婚证,学士服里面穿着最漂亮的婚纱,我们会是最幸福的一对。”文澜所有的记忆都是美好的,没有争吵,没有冷战,只是彼此互相的温暖以及包容。

直到毕业晚会即将来临的那一周,格言突然对文澜说他要出国,想要更好的前途。文澜永远都不会忘记那一天,格言不告诉她机票的时间,她偷偷从非非那里知道准确时间,早早地出现在机场,一个人躲着柱子后面看着格言自己掉眼泪,她看到格言不停地回头,像是在寻找什么人,又自己开释的苦笑。

就在格言要过安检的时候,文澜跑出来大声喊:“格言,不要走,如果为我,你肯不肯留下来?”

格言看到文澜,放下手上的行李静静地看着她,文澜哭着跑过去伸出手想要把格言拉回来,格言笑了脸上所有的神情都是自然绽放的花朵,那种笑就好像什么都没有了遗憾说道:“傻丫头,你还是来了,见到你我已经没有遗憾了,但是我必须走。傻丫头,你一定要幸福,请安静的忘记我。”

文澜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:“格言,格言,我不要忘记你,我会在原地等你回来。”

格言想要伸手擦去文澜的眼泪,伸到半空中又放下了叹了一口气说道:“傻丫头,你要听话,如果两年内我没有回来,那就代表我不会回来了。你不许任性地等我,遇见比我好的人就嫁了吧。”

格言的话刚说完就毅然决然地扭头,提着行李过了安检,头也不回地向里面走去。文澜所有的情绪都发疯慌乱了,只是喊不出声,看着格言的背影消失在转角,文澜只能在眼泪中不停告诉自己“一定要等他回来,因为还有一场没有举行的婚礼……”

三、

又到圣诞节了,早上辛墨打电话过来说要带文澜去一个特别的地方。文澜心里一直有些犹豫,她不想辛墨对自己这么好,她会恐慌那种感觉。刚下班辛墨开着车就过来了,一看见文澜就绅士的走下来弯腰拉开车门,一脸神秘的笑容,有些像得到了糖果的孩子,文澜第一次看见这样的辛墨,心里有些奇怪和好奇会去什么地方。

在霓虹灯中左拐右扭,越来越近的熟悉,文澜睁大眼睛掩住嘴巴问道:“辛墨,你怎么带我来这里了?”

辛墨停下车子,往后扭头微微一笑说道:“下去看看就知道了。”

两个人站在车子旁边,看着这些熟悉的景物,自从搬到新校区以后,忙着毕业,忙着工作,很久没有来过了,正当文澜陷入回忆的漩涡不可自拔地时候,突然一声蹿响在天空一马当先开出了妖娆的烟火,紧接着一个接一个相继在天空中绽放,当看到一朵烟火在黑色的夜幕画下心形的爱,文澜的心不由自主地难过了,说不清楚是因为什么。

辛墨贴近文澜的耳朵小声问道:“文澜,你还喜欢吗?”

文澜的眼神中太多复杂的情绪,只是反问了一句:“辛墨,为什么要这样做?你是故意的对不对?”

辛墨突然半跪下身子对着文澜,手里拿着一枚戒指说道:“文澜,这是格言曾经正式向你求爱的地方,我也选在这里,只是希望能陪着你重新走你们走过的路,希望我可以代替格言去爱你一生一世。答应我,好吗?”

文澜张了张嘴巴不知道该说什么,闭上眼睛两只手捏住太阳穴说道:“辛墨,不要这样,我很珍惜我们之间的友谊,但是种下的爱情,就很难被别人替代,我只能选择继续等他回来。”说完一双明亮的眼睛盯着辛墨,充满了真诚。

辛墨摇了摇头说道:“文澜,其实你我都清楚,格言要回来早回来了,他根本不会回来了。你为什么这么傻呢?”

“谢谢你,辛墨,对我这么好,可是我做不到不等他,我害怕他回来会找不到我。辛墨,非非很喜欢你,你不要再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了。”文澜咬了咬嘴唇,仿佛说出这些话用尽了全身的力气。

本来热闹浪漫的夜晚在两个人沉重的心情下无疾而终,文澜早早地说困了想要回家,辛墨一路上再没有一句话,夜晚的空气的暧昧都僵硬了。

四、

世界都静默了,辛墨一连几天都没有再出现,文澜有些不太适应但是又自嘲地笑了,觉得自己真是矛盾的可笑。坐在办公桌前看着电脑的桌面发呆,突然接到非非的电话“姑娘,出来坐坐吧。姐姐我想你了。”文澜赶紧把手边的工作处理掉,一出公司门口就看见了非非,一身俏丽的卡通装,整个人可爱极了。

两个人一边逛街,一边聊天,非非挽着文澜的胳膊说:“姑娘,辛墨是不是喜欢你啊?”

文澜边看衣服边说道:“小丫头,你想哪里去了?我还要等格言回来,我和辛墨是没有可能的。不过,你是不是喜欢辛墨啊?”

非非的小嘴顿时撅了起来,樱桃红的唇彩更加动人撒娇道:“唉,辛墨是个大木炭,他总是不理我,可是我明明看到,他对你很好。如果格言不回来了,你会和辛墨在一起吗?”

文澜拿着的衣服的手有些一顿,霎时有些失神但很快恢复过来说道:“别乱说,只要格言还记得我,我想他一定会回来的。”

非非两个小手不停地切磋,明显有心事的样子但又在犹豫说道:“这样啊……”然后没有了下面的话,文澜也顾不上注意,两个人相互无言走在灯火通明的街道上。

过一会儿非非想是憋不住了又找话茬说道:“对了,如果以后我骗了你,你会生我气吗?”

文澜用手点了点非非的额头说道:“你一天到晚都在想些什么呀?咱们之间有什么不能说的吗?”

非非勉强一笑说道:“没事,我就是随便问问,最近不知道辛墨哪里去了,打他电话都不接。”

文澜停顿了一下叹了一口气说:“希望他可以想明白,可以看到所谓伊人,就在此处。”说着两个人嬉笑着打成一团。

五、

大半月的时间里辛墨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,文澜心里空落落,或许是习惯了辛墨给予的各种陪伴和包容,突然他消失了,心里难免有些不适。

接到辛墨的电话是一个中午,说有重要的事情要谈,文澜顾不得上班就偷跑出来,在时光咖啡馆看见了风尘仆仆的辛墨。文澜一边坐下一边问道:“辛墨,你去哪里了?怎么这么疲惫?”

辛墨先喝了一口咖啡说道:“我刚下飞机,我告诉你一件事情,你可以难过,可以哭泣,但之后必须给我振作起来。”辛墨炯炯有神的眼睛严肃的盯着文澜。

文澜一个劲地点头文:“怎么了?发生什么事情了?”

“那天之后,我就去了英国,我不想让你这样无望地等待,所以我要去找他回来。没有地址,没有电话,只是拿着他的照片和名字,托英国的朋友帮忙寻找打听。”咖啡馆忧郁的音乐袅袅,辛墨缓缓地说道。

文澜着急地问:“后来呢?找到没有?他到底在哪里?”

辛墨深呼吸一口舒缓了一下情绪说道:“一年前,他死了。”

文澜有些失控地站起来把咖啡一把倒在辛墨的脸上喊道:“你撒谎,他怎么会死?怎么可能?你可以这样?”

辛墨没有生气也没有擦拭脸上滴流的咖啡,拿出格言死亡证明的复印件放在桌子上,平静地说道:“你可以去问非非,她是格言的表妹,她肯定知道具体的经过。”

文澜听完这句话就抓起包包向门外跑去,辛墨看着文澜的背影有些失神的发呆。

六、

“非非,到底是怎么回事?你说啊!”文澜径直跑到非非的家里,冲着躺在沙发上看电影的非非大声喊道。

非非显然被文澜的举动吓着了,听完文澜的叙述,非非坐起来沉默了,一声不吭的看着文澜。文澜的看着这样的非非,心里乱极了,就像明明前一秒你所有的等待还是真实的,这一秒全部成了自己的自欺欺人,文澜也呆坐在沙发上。

过了半晌,文澜问道:“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?”

非非吸了一口气拍了拍文澜的肩膀说道:“你想知道所有的真相吗?”

文澜不说话,等待着非非的继续。

“三年前,一次例行体检,格言检查出了脑部有阴影,去医院确诊之后发现是脑部肿瘤,格言的父母为了格言能够得到更好的治疗,就在英国给格言安排了医院和专家,但是那时候你和格言正在甜蜜的热恋,格言怕你会担心,会难过,所以请我保密不要告诉你。然后,他就去了英国接受治疗,在医院里格言不能接触任何的电子产品,但是格言没有忘记你,他为了能够活着见到你,他同意了一次又一次的开刀。我去年去看望过他,他见到我的第一句话就是文澜还好吗,我说你还在等他。他的眼角就湿了,嘴里不停地重复傻丫头。我回国的时候格言对我说,他知道自己活不了了,他只希望你可以安静的忘记他,希望你能够活得幸福。”

文澜的眼泪已经滴成了一条线绵绵不绝,文澜觉得自己的心都湿透了,格言怎么可以这样,自己都没有陪伴他最后的时光,还总是埋怨他忘记了回家的路。

非非把纸巾递给文澜接着说道:“可是我一回来,看到辛墨对你那么好,我有些不忍心了,我怕你知道格言死了,你会和辛墨在一起。所以我就什么都没有说,看着你还在等着格言,看着辛墨等着你。都是我的自私,文澜,原谅我,好吗?”

文澜一句话也说不出来,有种撕心裂肺的痛苦,其实她并不是恨非非,只是要格言一个人近距离地去接触死亡,面对所有的痛苦,文澜觉得自己都要疯了。

七、

之后的日子里,文澜静静地看着格言的照片,想念着从前,格言的俊朗的面孔爽快地笑声,这一切的一切都在脑海里重温,好久都没有这样盘点过旧时光了。辛墨每天都会来,然后就是这样陪着文澜不说话,按时把饭菜端过来。非非不敢来,她害怕看到颓废无助的文澜,她觉得自己的心是蚂蚁吞噬,啃的揪心疼痛。

就这样挨到了过年,辛墨给文澜买了一身漂亮的新衣服轻轻地放在文澜家的沙发上,在纸条上写了一句话:“文澜,格言希望你幸福,请不要让他在天堂里伤心。”文澜走出卧室,看到纸条上的话,这些日子郁结的情绪终于爆发出来,蹲在沙发角落里竭斯底里地哭泣,任眼泪发泄心里那些说不出的疼痛。

文澜站在厨房的门口看着发生的一切,他知道这个冬天快过去了,文澜会迎来自己生命的春天。除夕夜那一天,辛墨陪着文澜做年夜饭,好多天没有说话的两个人,等到凌晨的钟声敲响,辛墨走过去摸了摸蜷缩在沙发上的文澜的头发说道:“文澜,我先走了,明天再来看你,2011已经过去了,你要好好的。”

继发性癫痫病危害
沈阳治疗癫痫的医生
周口专业治疗癫痫病医院好吗

友情链接:

惊心悲魄网 | 豫章公主 | 哪种卸妆水好用 | 惠山泥人作文 | 珉豪宋茜广告 | 巧克力排名 | 北京体检替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