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目前的位置 : 首页 >> 麦克风降噪软件 >> 正文

【军警】雷场演讲(小说)

日期:2022-4-25(原创文章,禁止转载)

血路,讲坛

睁睁眼,定定神。毫无疑问,他是站在庄严的讲台上。宽敞的大厅,空荡而又高远深邃。他显得那么渺小,像飘飞着的一粒微尘。顶棚上葵花灯的光线,过于灿烂辉煌,看人看物反倒模糊了。

讲台很高很高,听众看不见他,或者说他看不见听众。花瓶里插着大束鲜花,花枝和花蕊轻柔地撩拨着脸面,有桂花、丁香花那种浓郁的香味。身后坐着武高武大的军长、面容严厉的师长、沉思默想的团长和许多充满期盼、渴求新鲜的来宾。噢,看见听众了,都穿着崭新的军装,一片绿,像森林涌动波涛。

摄像机的镜头从左侧对准了他。

没有歌声,没有掌声,没有呼吸声……

现实是:他正在一条血路上艰难地爬行。

即使有人提醒他,他也不会相信。他实实在在地感觉自己面对着数千位听众演讲,讲他的父亲。他神智很清晰,这是指导员交给他的重要任务,跟上山排除地雷一样重要。

对!演讲,就是演讲,讲父亲!演讲也是战斗。

父亲和梁有财奖

我的父亲名叫梁有财,是养猪状元,是县里有名的富豪。他饲养的瘦肉猪,可以免检。食品公司收购以后,全运上了专列火车,专供香港。他有了颇具规模的养猪场,建造了新式猪舍,添置了饲料粉碎机械,学会了自己配制合成饲料,购买了防疫治病的医疗器械和药品。县里正在筹划以他的饲料配方兴办一座饲料加工厂。他的银行存款属保密项目。过春节,县长用小汽车接他作客,外贸部门的人把他奉若财神,县农科所请他去作学术报告,研究推广他的瘦肉型猪种和饲养方法。现今,人们不爱吃肥肉,要吃瘦肉。我要吃肥肉。1000克的红烧猪肉罐头,我一顿就干掉,剩下的油水泼在地上。我父亲不吃猪肉,瘦肉也不吃。说不清为什么。口禁,各人都有口忌。

我父亲大公无私,为国分优,慷慨大度,扶贫助弱,赤胆忠心,仁慈善良,远见卓识。优良瘦肉型仔猪降价、赠送、赊购,上门传经送宝,接待不计其数的参观者,毫无保留地献出秘招。不几年,当地成了一个有名的香港养猪基地!

他捐了五万元修缮本村小学校舍。给我寄来5000元,算是父亲发给儿子的奖金——奖励我英勇奋战,守好边疆。他要我读函授大学,学会开汽车。他的猪场需要汽车司机。汽车,汽车用原子能作动力,原子能汽车可以开上天去,像飞机……

汽车马达的轰隆声,把他的演讲打断了。他看见一辆东风牌载重汽车从面前驶过。车门上写着一个梁字。车号是166688。车箱里装满了钱。一捆一捆,像运砖盖房子……

钱!汇票上盖着“高额汇款”的红印。我决定设立一种“梁有财奖”,奖励我班里的战士。数额不大,一片心意。不能不封顶。一等奖200元,二等将100元,三等奖50元。买带嘴的云烟、红山茶抽,晚上还可以薰蚊子。半年评一次奖,每次各评一名。反正我的班长任期内或整个服役期间,5000元基金绰绰有余。不必上奖金税!

我的红鼻子副班长尽捣乱。我叫他参加评奖委员会,并决定首发特别奖给他,500元。我知道他家里正需要一笔开支。奖励他对本班长工作的密切配合,奖励他带头冲锋陷阵。红鼻子!他把十张票子像扑克牌一样散开,举过头,擦一根火柴,要烧!我吹灭了他的火。他把票子往外一抛,一张张像枯叶四处飘落,有的掉在门前臭水里……

“梁有财奖”没搞成,有人反说我摆阔显富,军队里不需要那一套!军队最需要的是血和命、硬骨头!

无数张票子像绿叶一样在他眼前纷飞。他知道,他刚才讲到了钱,产生了幻觉。他把身边鲜亮的树叶当奖金,糊弄战友们。但他确信父亲的票子像树叶一样多。

我父亲也是伟人、名流!他的事迹登报了,新华社记者写的文章。在我们连队引起了轰动。其他新闻——争夺霸权、裁军谈判、足球赛、航天飞机、稳定物价……统统降低了价值,平常被人抢着看的影视、传奇一类的杂志,都受到了冷落。谁不羡慕我的父亲?我父亲一定会被推荐为有功之臣,随同哪个代表团到香港去,走一走,看一看!

我讲,我讲,父亲是一个家庭的支柱、智囊、保护神、开发银行。一家之长是强人,母亲和儿女都跟着享福。苏联大元帅斯大林说,班长是军中之父。我就是本班之父。听我的,保证你们个个平安……

打好腹稿

猪圈!他爬进了猪圈。滚瓜溜圆的专供香港人享用的大肥猪,挡了他的去路,从他身上跳过,上下乱窜。一只蚂蚁,围绕着肥猪爬动,绕了一圈,两圈,进入无限循环。大肥猪被一个红色的圆箍起来了。他还是没能离开肥猪前进一步。剧烈的创痛,把他的语言神经割断。

他摸摸右腿,确信右腿膝盖以下的一截,全没有了。他想喊叫:腿!我的腿!红鼻子,快把我的腿找回来!人呢?他们都到哪里去了?

他看见大肥猪身上跳动着一个黑体字:死!大大的,一笔一划,毛笔写的。那个字发出了鸣呜的警报声:你快要死了!因为你的血几乎流尽了!

你没有留下遗言。因为你从来不相信你会战死疆场。你父亲会保佑你刀枪不入。一万发炮弹覆盖在你周围土地上,你也能死里逃生。现在,你应该写遗书了,你的心还在跳动。你讲,有人给你录音。你的演讲还没完,不!还没开始演讲哩,你可别忘了指导员交给你的任务,打好腹稿。

你必须禀告父亲,为国捐躯是怎么回事?你体验过了。世上能这样体验死亡的人,毕竟是是不多的。你好好想想,还记得起来吗?你们在浓雾和杂草的掩护下,顺利地排除了五颗地雷。你一人挖掉了三颗。你比红鼻子多挖了一颗!你的敌人不傻,埋下雷,再用一块石头盖住。不管你眼睛怎么尖,不管父亲传给你多大本领,你没有提防一块小石头,满山都有那种石头!你一脚踩上石头,“轰”一声,一颗压发雷爆炸了。右腿膝盖下的一截,就献给祖国边疆的大山了。

你来不及包扎。因为敌人阵地上响起了枪声。机枪子弹朝你和战友们盲目扫射。有的战士连隐蔽的常识也忘了。一个战士脑门上溅了点什么东西,粘粘乎乎的。用手指头沓下来一看,是带血的肉和碎骨头,是你身上溅出来的。另一个新战士还不知道你掉了半条腿,抓住你问:“班长,准备跟敌人同归于尽吗?”你先把伤脚伸进倒伏的草下,这是伤胸扪足之计。你手一挥,骂了一声:“怕死鬼!敌人在哪里?跟谁去同归于尽?”你命令隐蔽,静观,准备拚杀,夺取全胜!

红鼻子爬到了你前头,对你的伤腿只看了一眼。你的血好像从小尼龙水管里往外冒。你用两根指头在烂肉里寻找血管头,想夹住那破管子止血。红鼻子顾不得你了,敌军肯定会从洞里爬出来搜索!

你还是来不及包扎。你们的行动,决不能暴露。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,你不应该下令开火。你只喊了一声:“副班长,你指挥一下。”这就算临时移交了权力。正要包扎伤口,几个敌人爬出了工事,端起枪,缩头缩脑地搜过来了。你又把解开了的急救包团团裹好,往红鼻身边靠拢。敌人在你们前边睃了几眼,用刺刀拨拨草叶,骂了几声。大概是当官的逼着着士兵再往前搜索,而士兵们不敢越雷池半步。

你屏住呼吸,枪口对准了敌人。一旦开火,你没法转移,敌人会叫喊活捉你!没那么便宜!你身上有两颗自用手榴弹。敌人也害怕钻进深草丛中,被地雷炸死,被中国侦察兵俘获。刚才你踩响了一颗地雷,谁敢说那不是中国侦察兵引蛇出洞的诡计呢?敌人退回去了。

高地上有敌军一个加强排。头头是一个瘸腿中尉副连长,是一个老奸巨滑的顽固派。狼崽子!总有一天要你们五条命赔偿中国士兵的一条腿!你重新打开了急救包。红鼻子和一个战士把自己的急救包也送给了你。你按战场自救教程和自创的土办法,包扎了伤腿。又撕下了汗衫,扯成条,连成带,在大腿膝盖上部紧紧缠了三圈。总算止住血了。也许是血流光了。一般情况下,可以不流光的。

那创面,那血肉,那碎骨头,你不必细讲,不要吓那些神经脆弱的人。让他们心惊肉跳!痛吗?要想不痛,你最好把微声冲锋枪对准太阳穴来个点射。你可不那么傻,你要活着!你望望四周,找不见被炸飞了的那一截下肢。你的身下,只有一滩红泥土。你的热血喷出来时,鲜红鲜红,很快就像生了锈的水。

红鼻子把你抱到一块大石头下。两块巨石夹一条缝。你正好躺在石缝里。炮弹炸不着,敌人包围上来,也不容易发现。就是发现,你也便于“负隅顽抗”。红鼻子要你藏好,他要留人保护你,你不!你不让再减少全班的战斗力。红鼻子只得藏好你,完成任务返回来再背你回连队,走了,红子他们前进了!

你突然意识到自己是一个真正的落伍者。你知道,越往前,离敌军阵地更近,危险更大。最危险的时候你偏偏躲在石头缝里,丢脸!这一回,红鼻子的贡献一定比你大。最危险的时候,在前头的不是你,而是红鼻子副班长!你活着将会有多大内疚?你想追上去,你没听红鼻子的话,爬出了石头缝。红鼻子会埋怨你,你在向死亡爬近!

讲怕死,向后爬

这叫长青藤。肥厚的叶子里,饱含嫩汁。太阳越晒,雨水越多,它生长越块,一昼夜长50厘米,不出一星期,就形成层层绿荫,是理想的庭院攀沿植物。摘它一片叶子嚼嚼,也许会使人像长春藤一样,生命力无比旺盛、顽强。那边,好像有“打不死”。黑油油的叶子,在太阳下闪光。摘一片插在泥土里,它就会有一个新的生命。打不死是很好的草药,专治创的,疗效显著。那边,一丛太阳花开放了。可见太阳穿透了云雾,生命之花盛了。

他不知自己渡过了多么漫长的岁月。一分钟等于十年!他看见了长春藤、打不死和太阳花。他想过,要抓过那些顽强、旺盛、可爱的生命强化自己。他又明白:什么也没抓着,手里只有泥土。

他猛地清醒了一会儿,便果断地作出了新决策。爬上前去什么也不能干,只能给战友们增加负担!万一和敌人接上火了,还得有人保护,有人背着你后撤。冷静、明智、实事求是!上策是自己往回爬。一来,争取时间抢救,防止高位截肢;二来,自己能回多远,战友们就少背多远。怕死?逃兵?你怎么不战死沙场?军人,倒也要朝前倒下去。你不是军人吗?他回答:“我是长春藤,我是打不死,我是太阳花!失去一条腿,我还可以成为能人,像我父亲,超过父亲,一代胜过一代!自己往回爬,不等于怕死。如果你爬回了连队,应当记功!”

指导员站在山脚下等着,叫喊:“梁惠生,你回来得正好!全连集合了,就等你演讲!”指导员就会来这一套,老话叫借东风。他说,当今有一个精神高地正在遭人蚕食,遭人践踏,被人布下了许多地雷,被人笼罩了层层迷雾!梁惠生不用指导员点破,早巳心领神会。那个历来是被人们景仰、崇尚的高地,那个多少人用鲜血生命、忘我精神构筑的胜境,有人倾倒垃圾,使一些人望而生畏。他是战土,他应当去寻找在他背后打冷枪的人,快去排除那些软性地雷。这跟开路一样同等重要!他听见指导员在喊:“梁惠生!你演讲呀!”他又明白了自己是站在神圣的讲台上。有人给他录音,有成千上万的人在倾听。好,现在就讲。讲我怎么怕死,向后爬……

千真万确,他在那条血路上继续爬行。

这里又有一块石头。不是父亲养的瘦肉猪,是石头!小心,底下有没有压着地雷?没有!这是在我排了雷的路上。我没有摸错路吧?连队在何方?哪是东?哪是西?好像是夜晚了,天上有月亮,灰蒙蒙的。露水落在草上,小草抽出了新芽,一片刚生出的嫩草,盖住了他,柔软而且香甜。小虫子唧唧地唱着通俗歌曲。他不能朝着歌声响处爬。决不能暴露目标!他终于看见了一滩血迹。那是我流的血吧?

血,就是军人的路标!

他仔细辨别,不是血。没有腥味,没有咸味。那就是西边天空燃烧的晚霞,镶着金边的滚动的云团。红云上边,是一片湛蓝的天空。蓝、绿、红、黄,分不清楚了。从拂晓开始探路,到现在,该是傍晚时分了。不对不对!也许太阳刚出山。太阳升起时,东边天空同样有美丽的霞光。山坡、树林、大地,都会象血染过似的,一片血红!昼夜,春夏秋冬,不知交替多少回了。靠霞光,难辨方向。那不是晚霞,也不是朝晖,肯定是血,军人的血!

有血就有战斗,有战斗就有军人。照着血爬去,没错!

演讲要突出重点

前边还有血,是战友们的血!

同志们,亲爱的同志们!记者的文章,遗漏太多了,比如吧,我正在读高中。我想投笔从戎,保边疆去。我只担心父亲不同意。我想了半打方案,回去说服父亲。一进门,父亲就责问我,边界上打仗,你怎么往家里跑,不上前线去?我说,我是独子,您的养猪事业也需要助手,可以不去。我回来帮你挣钱!父亲说,去,去!一定要去当兵!边疆不安全,老母猪也不能安生下崽仔!

瞧!我就有这样伟大无私的父亲!

我的父亲也闹过笑话。他养猪十几年,一直未发家。第一次赚了几千元,第一次知道,自己养的猪,都被运到香港去了。他说是菩萨保佑。不能吃独食。吃独食的人,会受罪。可是他又怕显富。他买了一袋白糖,偷偷地倒在村中水井里。别人打水喝,突然喝出甜味来,都很奇怪。干部以为有坏人放毒,封井查了三天,警察也请来了。最后化验,是糖水。父亲至今未承认。别笑他!

抗癫痫病中药药物
江西专业癫痫病医院
怎么选择癫痫医院才好

友情链接:

惊心悲魄网 | 豫章公主 | 哪种卸妆水好用 | 惠山泥人作文 | 珉豪宋茜广告 | 巧克力排名 | 北京体检替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