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目前的位置 : 首页 >> 柏林电影节 >> 正文

【流年】陪你走最美的路(短篇小说)

日期:2022-4-29(原创文章,禁止转载)

窗外的世界既熟悉又陌生。说好,要陪你走最美的路,看最美的风景,一起走过四季,走过日落烟霞,做尘世最简约最幸福的爱人。杨柳,我来了,你在哪呢?

“小枫,还有半年就大学毕业了,你有什么打算?”母亲的话将我的视线从窗外拉回室内。“妈,我想回杨柳镇。”看着母亲我小声说。

“小枫,你……”母亲欲言又止,眼泪在眼眶里打转。

我走到妈妈身边,轻轻地揽着她的肩,母亲头顶的几根白发让我的心里很不是滋味。我知道这么多年以来,母亲在这个杨柳镇过得很辛苦。她一生的希望都寄托在我身上,她希望我出人头地,更希望我光宗耀祖,扬眉吐气。

“妈,你知道的,我心里放不下杨柳,没有她也就没有今天的我。妈,如果我留在繁华的城市,我的心不会静,那里没有我的根,没有我的爱,我终究会是浮萍。妈,您不愿意看到一个在车水马龙里找不到自己的儿子吧?”我知道,母亲会懂我,一如我懂她。

“小枫,杨柳是个好姑娘,可她现在不在杨柳镇,她说不要你等她,你们注定是平行线,这一生你和她所有的交集始于你上大学前。”母亲抚摸着我的头发,我能感觉到她手心里的暖,还有疼惜。

“妈,我相信她会回来的,因为她爱我如同我爱她,我们这份彼此间的心意,她早就明了,她需要的不过是时间而已。所以,妈,我愿意等她。”

“你回来,有什么打算呢?”母亲似乎默许了我的决定。

“妈,咱杨柳镇并不闭塞,经济发展也不错。最大的可能是进镇政府吧,或者当个村官也不错。”我故作轻松地说。

“你决定的事,妈不想阻止,可是你还太年轻,未来的路还是很长很长,妈希望你对于自己的抉择不会后悔。”母亲说。

“妈,谢谢您。我相信自己不后悔,不管这条路有多少坎坷多少荆棘,我愿意风雨兼程,走出一条最美的路。”

十二岁那年的春天是我人生里最黑色的日子,那个春天,我永远地失去了慈爱的父亲。父亲是一名地道的农民,除了靠几亩薄田过生活,父亲还有辆农用车,经常帮村里人运出运进一些水果、农用品什么的赚点微薄的收入贴补家用,母亲是村里小学的代课老师,工资不多但不耽误农活,我们的日子说不上富裕但也不算寒酸,我和妹妹晓燕都能感受到家庭的幸福,父母也因为我们这双听话的儿女每天都笑呵呵的,早出晚归的辛勤劳动。同龄的小伙伴都羡慕我有一个当老师的母亲和能干的父亲。如果我和妹妹就这样快乐的长大,也许我们的生活的轨迹就该是另一番景象。只是尘世的生活很难如人意,幸福的家庭有着各自相似的幸福,不幸的家庭却有着各自不同的不幸。

父亲是用他那辆农用车去接杨柳的妈妈时出了车祸。杨柳是我的邻居,比我小一岁,一个白白净净的小女孩。杨柳的父母也都是土里刨食的农民,不过她家日子不错,这当然是缘于她们家开着一家商店,是村里最大的一家商店,而且临街,所以买卖做得很是红火。烟酒茶糖,文具玩具、副食日用品应有尽有。杨柳还有一个小她五岁的妹妹叫杨桃,是个粉嘟嘟的女娃娃,很招人喜欢。平时我带着妹妹晓燕,杨柳带着妹妹杨桃经常玩在一起。杨柳虽然比我小一岁,但上学早,所以跟我同一年级并且同班,平时我们上下学都是一起走的。

杨柳的爸妈吵架了,吵得好像还很厉害,招来了街坊四邻的人,杨柳爸爸许是喝了酒居然动手打了杨柳的妈妈。杨柳的妈妈挂不住脸了,一气之下抱着小女儿杨桃跑回了娘家,家里就剩杨柳和她爸爸两个人,杨柳的父亲既要照顾商店,又要下地打理农田,没有女人在家根本就忙不过来。没办法只好找了当初的媒人李三婶跟他一起去接杨柳的母亲,杨柳的爸爸知道自己女人的脾气,也晓得自己一个人去女人不会跟他回家。杨柳的姥姥家离我们村也有六七十里地,还没有通班车,交通很是不方便。于是杨柳的爸爸找到了我的父亲,请求我父亲开车跟他们去接杨柳的妈妈。本是街坊邻居,平时相处也不错,低头不见抬头见的,我父亲不好拒绝,就随他们去了。媒人李三婶凭着三寸不烂之舌终于说动了杨柳的妈妈,跟随我父亲的车回来了。却不想在中途与一辆卡车相撞,我父亲当场死亡,媒人和杨柳的父母不同程度的受伤。

闻此噩耗我母亲当场晕倒,十二岁的我还不太明白死亡有多恐怖,可看到父亲一动不动的蒙着白布躺在医院的太平间里,我居然哭不出声,心里是巨大的惊恐,妹妹则拉着妈妈的手,哭着喊着“爸爸,我要爸爸,我要爸爸……”

逝者已矣,生者还要面对痛苦继续生活。杨柳的爸妈一个月之后身体都恢复的差不多了,可我再也不想看见杨柳,甚至他们家里的每一个人。在我的感觉里是杨柳的家人夺取了我父亲的生命,我好端端的一个家转瞬就残缺了,他们一家人都是罪魁祸首。杨柳的爸爸曾跪在我父亲的遗像面前哭喊着“对不起”,可人已经没了,即便说一百万句对不起有用吗?如果能换回我父亲的生命,我可以一天说一万句对不起,有用吗?杨柳的妈妈抱着我的母亲哭,满脸都是内疚的泪,可在我看来那都是惺惺作态,为了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就跑回娘家,男人不去接就不回来,有本事一辈子别回啊!你回来了,我的父亲没了,这都是这个女人造下的冤孽,我突然觉得往昔很亲切的杨柳妈妈是那样丑,再也不想多看她一眼。

生活还要继续。妈妈继续去教书,我继续去上学,妹妹暂时由奶奶照顾。杨柳不敢喊我去上学,她一定也知道我对他们一家充满了怨恨。每天我背着书包走出家门,都能看到她在门口张望,我知道她在等我,可我根本不理会,径自往前走,杨柳怯怯地跟在身后,我快她就快,我慢她也慢,就是不敢追上我。就这样到了学校,我们仍旧不说一句话。母亲曾劝我不要把父亲的死迁怒到杨柳一家人身上,那毕竟是意外,谁也不愿意发生。一向听话的我这次却听不进母亲的话,我依然不理睬杨柳,杨柳的爸妈看见我则会低下头,不敢正视我愤怒的眼睛。

有一天中午放学的时候,雨下得很大,我没有带伞,上了四年级之后,我就来到了联小上学,离村里有三里多的路程,当然也就跟母亲不在一个学校了。等了一会雨仍旧没有停下,我皱着眉看了看天,教室里就剩下我和杨柳了,她有伞,我看到了,可她却没有走,我知道她在等我,可她不敢说。

我回头看了杨柳一眼,径直走出了教室,冲进了雨幕。杨柳追了出来,“张小枫,你等等我,咱们一起回家。”杨柳着急地喊。我当做没听见,继续往前走。“小枫,小枫……”她还在喊我,我并不回头,加快了脚步。许是走得太急,再加上雨太大,杨柳一个趔趄栽倒了,“哎呦”了一声。我下意识地停下来,回头,杨柳正挣扎着起来,她手里的伞并没有打开。看样子应该摔得很重,杨柳穿的裙子,我看到她脚边的雨水有了些许红色。她站在那里看着我,我终究做不到熟视无睹。走到她身边,她的腿划破了,一道很深的口子,还在往外淌血,一定是很痛,我看到她的眼泪溢满了眼眶,却强忍着没有落下。我解下红领巾,把它绑在杨柳的腿上,血暂时止住了,拿过她的伞,撑开,扶着她向家的方向走去。我们仍旧没有说话,但那一刻,我的心突然柔软了很多,我的怨恨不再那么根深蒂固,在一点点的瓦解。也许是从那一刻起,我觉得自己是突然长大了,从一个心里有着恨、忧郁、悲伤的男孩,一下子成了一个有责任感的男人,那一年我仅仅十四岁。

那件事之后,我和杨柳的关系缓和了很多。两家大人也开始来往。其实父亲离开后这两年来,杨柳的父母一直都对我家很照顾,家里的农活她的父母抢着干,从来都是把我家的忙完才忙自己家的,我们每次去她的商店买东西,杨柳的妈妈都是按进价给我们,她知道我们不会白要他们的东西,所以只收成本价,平时一些小零食根本就直接塞给我的妹妹晓燕。

小学毕业后,我和杨柳都考上了镇里的重点中学,距村里有五公里的路程,我们需要住校。我跟妈妈商量想要跑家,这样可以减轻一些家里的负担顺便照顾家。妈妈哭着拒绝了,她知道自己的儿子想得多,比同龄人心事都重,可母亲不想自己的儿子太辛苦。杨柳的爸妈也都劝我“小枫,放心去上学,好好念书,家里还有我和你婶呢。”我自然知道他们会把我的家当做自己的家一样照顾,可心里还是放心不下。爸爸离开的时候,母亲不过三十几岁,也有人劝母亲改嫁,哪怕是为了孩子。可正是为了我和妹妹,母亲不同意再重组家庭,她说孩子们还小,不能没了爸爸又让他们感觉没了妈妈。母亲就是这样的一个人,总是为别人着想,出了那么大的事,她嘴里从没对杨柳的爸妈说过一句抱怨的话,我知道她心里一定很痛很苦。

初中三年我跟杨柳并不在一个班,上了中学都感觉到自己是大人了,在一起说话老感觉到别人看着,所以我们尽量少接触,只是每周从学校回家或者从家去学校的时候,我们才有机会单独相处。这个时候我们两个人总是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,说说各自班里的老师、同学、新鲜事,每次回学校时,杨柳自行车上都会带着好多东西,我笑她是上学还是串亲戚,她总是笑而不语。临到学校门口时,她就会喊我停下,把好大一包东西塞在我的车筐里,然后头也不回地骑车就走。

回到寝室,打开包,看到里面很多东西,吃的小食品,学习用的钢笔、笔记本,新的毛巾棉袜。我知道这一定是她爸妈让她带给我的,心里感受着一个份被人关心的温暖。然后,我看到笔记本里有一张字条,上面是杨柳清秀的笔迹“小枫,我们一起加油,考上市里的重点高中。”看到这句话,我的嘴角上扬。

杨柳在她们的班级是文艺委员,杨柳长得漂亮,唱歌也好听,很受老师和同学们的喜欢。我的成绩也不错,还担任班里的学习委员。如果学校有什么活动,我和杨柳也会碰面,我们都偷偷地冲着彼此攥紧拳头,以此鼓励对方上进。

其实初中的时候很多班级已经出现早恋的现象,重者被学校劝退,轻者警告处分。我和杨柳心里都偷偷喜欢着对方,但是我们都知道自己身上的重担,不敢为了儿女情长耽误了学习。尤其是我,爸爸不在了,我是家里的唯一男人,虽然我还很稚嫩,可我知道自己是母亲的希望,是妹妹的榜样,是我们这个家的支柱,我只有好好学习这条出路。杨柳是个细心的女孩,她从不对我袒露喜欢,只是默默地关注关心我,每次我取的好成绩,她都会及时用她的方式给我鼓励,而她也一直很好的保持着班里前十名的名次。

初三毕业考试前两天我们学校放了一天假,我和杨柳回到了村里,我们都有信心打好这场仗。所以那一天,我们并没有埋头在书本里,而是领着晓燕和杨桃我们四个来到田野里尽情地玩耍。开明的父母自然也没有约束我们。

“小枫,这几年我只顾着上学,村里的风景都来不及细看。”杨柳悠悠地说。

“是啊,我都有恍若隔世的感觉了。”我夸张地说。

“小枫,将来我们考上大学,就会走出这个村子了,这里就成了故乡。”杨柳看着我说。

“杨柳,如果你愿意,我们可以回到这个村子,其实人生在哪里都一样,关键是内心的感觉,这里毕竟有我们的根,我们的父母和亲人。”

“哇,小枫,你好像很成熟呢,说起话来很深沉嘛,难道你想一辈子呆在乡下,不羡慕城市里的繁华啊?”杨柳调皮地说。

“每个人都有一条自己想要走的路,具体是乡村还是都市这个不重要。重要的是……”

“是什么啊?你快说。”

“是跟谁走。”我认真地说。

杨柳的脸微微有点红,然后听到她好像说了一句什么,可是我没听清楚,想要再问,杨柳却跑开了。

五.

如愿以偿,我和杨柳都考入了市里一中,这是重点高中,有着极高的升学率,我和杨柳信心百倍地走进校园,彼此在心里都发誓:努力三年,不留遗憾。

读了高中,我们仍旧不在一个班。高二分文理班,杨柳念了文班,我则选择了理班。高中三年我们一个月才能回一次家,妹妹都已经都已经读小学六年级了,母亲比原来更辛苦了。好在国家政策好,代课多年的母亲已经转为正式老师,工资相应有了提高。只是母亲还是没有在成家的打算。其实在我心里,我也不希望母亲再嫁人,有母亲在家就在。母亲是个非常善良的女性,日子再苦再累,她都不会抱怨。她知道她是母亲,她必须坚强,只有这样她的孩子才能上进。

高三那年我更加勤奋的学习,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时间记单词,背定律。我的成绩一直遥遥领先。杨柳也不错,爱好文艺的她早就是学校的文艺部长,组织了好几次大型的文艺活动。杨柳更加漂亮了,身材也更苗条,引得很多男生对她暗送秋波。杨柳一概拒绝,他们的班主任也很看好她,一直为她保驾护航,那些男生自然没有机会接近杨柳。

一年后我被北方一所著名的经贸大学录取,而杨柳则被那个城市的传媒大学录取,我们依然将在一个城市念大学。

那个暑期是我和杨柳最快乐的时光,我们走遍了村里的山山水水,我们互相表白,我们在月上柳梢头的时候第一次亲吻,总之,那是一段最甜蜜的时光。我看到母亲在笑,父亲的照片也在笑,而杨柳的父母更是笑不拢嘴。两家大人默许了我和杨柳相爱,我们终于可以光明正大的喜欢彼此了。

癫痫病要吃什么药治疗
合肥癫痫病专科医院
癫痫一般有哪些症状

友情链接:

惊心悲魄网 | 豫章公主 | 哪种卸妆水好用 | 惠山泥人作文 | 珉豪宋茜广告 | 巧克力排名 | 北京体检替检